|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疆法院新闻中心媒体聚焦司法为民案件时讯执行动态队伍建设法苑风采法官论坛法院文化他山之石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 法苑风采 -> 先进个人

“双语”法官成长记

——记米东区法院民一庭法官阿瓦古丽•托呼提

  发布时间:2016-11-14 12:31:27


    这是一个非典型的双语法官的故事,说她非典型,是因为和大家所熟知的优秀法官楷模相比,无论是办案成绩、法律知识还是社会效果都不显得特别突出;而这又是一个典型的双语法官的故事,说她典型,是因为事实上大多数“双语”法官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半路出家,跌跌撞撞,却又逐渐把道路走得越来越宽广……她就是我们新疆“双语”法官的缩影——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人民法院民一庭审判员阿瓦古丽•托呼提。

 

                                    从头越:啃下法律的硬骨头

     1989年1月,刚从乌鲁木齐市党校宣传专业毕业的阿瓦古丽•托呼提被分配到新成立不久的东山区人民法院工作。提起当年的阿瓦古丽,法院的老同志们说:“那时候阿瓦古丽是个特别漂亮苗条的小姑娘,又会唱歌又会跳舞,非常招人喜欢!” 可生活并不总是唱歌跳舞,阿瓦古丽来到法院就当起了书记员,没过多久院里就让她开始自己办案子。这对于非法律专业出身的她来说,面临着很多问题和困难,怎么办呢?

边干边学!从1990年到1997年几年间,她一方面在工作中学习到不少法律知识和实践经验,另一方面她开始买教材,利用业余时间自学法律,一本又一本的书、一页又一页的习题、一场又一场的考试下来,枯涩艰深的法律知识逐渐地变得清晰明白……通过艰苦的努力,阿瓦古丽先后拿到了法律专业的大专和本科毕业证。“好在当时每年民语案子也就80件左右,疑难复杂案件不多,我才有时间学习!”阿瓦古丽有点庆幸地说。

                                     

                                     攻克汉语: 费了老牛的劲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年过40了还要从头开始学汉语,简直难死我了!这几年真是跟头绊子,一边办案子一边学汉语,现在好像感觉也不错了,这都是逼出来的!”提起“双语”这件事,阿瓦古丽法官笑着说。

     2008年5月,随着乌鲁木齐市原东山区和昌吉州原米泉市合并成立为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两地法院也随之合并。合并后,全院的案件量一下翻了好几倍,法官的办案量也大幅增加。不久,院领导找到阿瓦古丽谈话,要求她在办理原有民语系案件的同时,也要承办一定数量的双语案件。面对这个消息,阿瓦古丽懵了,“我一直都只办民语系案件,汉语都说不了几句,怎么可能办双语案件呢?我不行,我真的干不了啊!”她找到庭室领导和院领导诉说,表示自己确实有困难。可领导跟她分析说,“院里的案件量摆在那里,汉语系案件的法官都在超负荷工作。从长远来看,民语系法官办理双语案件势在必行,我们照顾不了你一辈子,你只能靠自己。边学边干,慢慢你自然就学会了,你看人家古来木拜尔法官,不也是到法院才学的汉语,现在一年办近200件汉语案子,干得不是很好嘛!”于是,她硬着头皮开始办起了双语案件。

     拿到汉语起诉书,上面的汉字她十个有七八个都不认识,咋办呢?查字典!她在电脑上下载了一本维汉大词典,一个字一个字的查,这个字怎么读,意思是什么,大概搞明白了,然后再接着查下一个字……有的每个字的意思都查完了,可是整句话的意思还是不懂,她就开始问身边的同事和领导。刚开始对双语案子开庭,她好多话都说成半句,“脑袋说出来了,尾巴没有了!”闹了不少笑话。当事人用汉语说话,她经常听不懂,就反复问:“请你再说一遍,慢一点……”“你说得是……,是这个意思吗?”搞懂以后再继续开庭。

     而最费劲的还是写汉语判决书,“刚开始写汉语判决书,太难了!我维语好写得很,汉语不知道该咋写,一个判决坑坑巴巴得写三四天,写完了以后拿给庭长看,庭长看得都头疼死了,他们就给我一个字一个字、一句话一句话的改,要不然我的判决简直看不成!”提起当年的丑事,阿瓦古丽不好意思地又笑了。“那时候我天天晚上睡不着觉,烦得哭鼻子,就在发愁,案子又多,各种疑难复杂的案件也不少,汉语说也说不清,听也听不懂,写更是写不通,日子太难熬了!”

     在日复一日的煎熬中,几年过去了,慢慢地,阿瓦古丽认识的汉字越来越多了,能听懂的汉话也越来越多了,裁判文书也越写越顺手了。“现在,我的判决书里面,判决结果、法律关系这类重点部分我有信心没啥问题,就是还会有些错别字,个别的语句不通顺,我让书记员帮我看看,就可以自己签发判决了!”

“我有今天,非常感谢民一庭的历任庭长们,他们从我开始写汉语判决书开始,字字句句的帮我看判决,改判决,非常辛苦!新出的法律法规都是汉语版,没有维语版,我看不太懂,就问他们,他们都非常有耐心,跟我仔细解释,从来也不烦我。还有安万秀副院长,每次我表达不清楚的时候,她总是问我‘你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都非常懂我、理解我……还有我曾经的汉族书记员杨婷、孙文霞等,都非常优秀,对我帮助很大!”

 

                                    是非分明, 阳光下的公正看得见

     办理双语案件,不仅要面临语言和文字的难题,还时常要面对双方当事人因误解带来的困扰。在一起交通事故责任赔偿案件中,原告杨某驾驶三轮摩托车与被告阿某驾驶的小轿车相撞,造成杨某脾脏、胰脏破裂和多发性肋骨骨折,事后被鉴定为八级和十级伤残。杨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阿某及其兄弟(登记车主)及保险够公司共同赔偿自己医疗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各项费用共计12万余元。接手案件后不久,原告杨某找到了阿瓦古丽,说:“我要求换个汉族法官办这个案子!”问他原因,他说:“我是汉族,你是维吾尔族,被告兄弟俩都是维吾尔族,你们都是一个民族,你肯定得偏向他们,我对你不放心!”阿瓦古丽一听是这事,赶紧向他解释:“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汉族也好,维吾尔族也好,我都是一样对待的,我肯定会依照法律办案,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要是不信,等判决结果下来,你要是觉得不公正,可以投诉我或者上诉到中级法院……”一番解释之后,原告走了。没过两天,被告阿某又找到阿瓦古丽说:“法官,你能不能给我判少一点呢?我们都是维吾尔族,你就帮个忙,可不要胳膊肘往外拐啊!”阿瓦古丽严肃地对她说:“办案子可不是这样,民族问题是一码事,法律问题是另一码事,我是法官,我得依法办事,你应该明白的……”不久,案子宣判了,依法判决阿某兄弟及保险公司赔偿杨某各项费用11万余元,看到判决书上一项项写得清楚又明白,原被告双方都表示判决很公平,没有上诉。原告杨某还对阿瓦古丽说:“法官,我要为之前对你说过的话道歉,你是个好法官!”

     这样的小插曲还不少,阿瓦古丽说:“我也能理解这些顾虑,但是我要用行动告诉他们,事情和他们想得不一样!”

     还有一次,阿瓦古丽在办理一起离婚案件中,原告的妈妈找到她,请求法官帮忙判决双方离婚,理由是她很不喜欢这个儿媳妇。老太太还拿出一个厚厚的大信封,请她收下。阿瓦古丽对老太太说:“离婚是万不得已才判决的,我们要为一个家庭着想,要看你儿子和媳妇的感情怎么样,要考虑孩子的成长问题,不能因为你不喜欢儿媳妇就判离婚,你讨厌这个儿媳,再娶一个你就能肯定喜欢吗?东西你拿回去,我是不会按你的意愿来判案的……”后来她了解到,这对夫妇感情本来很好,正是因为父母干涉才走到了法院这一步,经过耐心的调解,夫妻俩和好了。“每次调解一个案子,我的心里都非常舒服,通过我的工作,解决了他们的问题,还让双方重归于好,他们也对我很感谢,我就特别有成就感!”

 

                                           艰难困苦 玉汝于成

     现在,阿瓦古丽已经成长为米东区法院一名优秀的双语法官。她不仅办理全院所有的民语系民事、刑事案件,还办理相当一部分的汉语案件,每年审理的案件近300件,稳居全院法官办案量前三甲。而且,案件调撤率在65%以上,无发回重审,改判率也极低。她几乎天天加班,开庭、外出调查、送达、和双方当事人谈话、写判决,忙得不可开交。家里和孩子的事情常常顾不上,有时候要到外地出差,还要把孩子放到姐姐那里……2015年10月,她连续做了胆囊摘除手术和妇科方面的两场手术,医嘱让她至少全休一个月,手术仅10天后,阿瓦古丽又来到了法院继续上班。“没办法,快到年底了,一大堆案子等着我去办呐!”当年,她全年办案283件。我们的阿瓦古丽,顽强得让人心疼……

     这些年,阿瓦古丽连续5年获得法院“先进个人”、“办案能手”称号,2015年被乌鲁木齐市两级法院授予个人三等功,同时被评为米东区法院“公正之星”、“效率之星”、“效果之星”。在年终的表彰大会上,她笑得那么美,那么甜……

     “阿瓦古丽”的汉语意思是“清新的花儿”,这个名字很普通,她的事迹其实也很平凡。在新疆广袤的土地上,有无数这样的“花儿”,她们土生土长,在各民族共同生活的土壤下,在各民族互相学习的滋养下,耐得了干旱、受得了严寒,这些“清新的花儿”就像天山上的雪莲,在几千米的冰山雪线之上,顽强地开出鲜艳的花朵,散发着迷人的幽香……

责任编辑:张婷    

文章出处:米东区人民法院    

分享到:
关闭窗口
您是第 39391278 位访客
传真:0991-7679090   电子信箱:xjfywtgxx@163.com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昆仑路19号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 reserved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新ICP备16001863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