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新疆法院新闻中心媒体聚焦司法为民案件时讯执行动态队伍建设法苑风采法官论坛法院文化他山之石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小悟初心

  发布时间:2016-12-13 12:06:52


    偶然到和田办事住到兄弟家,办完事第二天上午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回,于是有了半天的闲暇。兄弟要到乡里去给贫困老乡发放爱心衣物且他也十分缺人手,左右无事,这天早上也就随他一起从朋友车库拉了由天津托运过来的近千件衣物,向和田县恰依先拜巴扎村出发了。

    其实老早以前,兄弟就跟我说过,想跟几个天津的朋友一起搞慈善,帮助农村里贫困的维族老乡,原因很简单,就是在基层工作的那些年里,他曾经被冻过,知道在寒冷里对温暖的渴望。

    只是理想与现实有冲突,毕竟他和他的朋友们也只是收入不高的普通老百姓,没有太多的钱去资助他人,保持在“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状态。可是他又太想去做这件事情,于是和朋友们一合计,由天津的朋友在当地募捐衣物,他则在和田选择资助对象,实际发放衣物。

    当初他跟我讲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有些矛盾。作为兄弟,他要做什么事情,我都应该支持,况且这当然是件好事。但我能支持他这个人,却难以支持他做这件事。

    有几个理由。一、我信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你一个连自己都因为买房子欠一屁股债的人,凭什么去支助别人?能力够么?二、前些年看到些新闻报道,有些十分有钱的“慈善家”出钱资助一些大学生,因为没有得到“感恩的心”回报,义愤地终止了对这些贫困大学生的支助,并在媒体上将此事炒得沸沸扬扬。此事让我对这些“慈善家”的“慈善行为”有了一个直观的理解:我有吃不完的包子(别管我这些包子是偷的抢的骗的,总之现在是我的),可以给狗吃,但必须满足几个条件:第一、我的行为是“慈善行为”;第二、我是“慈善家”;第三、我给狗施舍包子的行为必须得到所有人的围观——我比较喜欢热闹,特别是被大家关注的热闹;第四、被施舍的狗必须摇尾乞怜,发自灵魂对我表示感谢。基于此,我对国内外凡是大张旗鼓的“慈善”都有点抵制。三、我个人从小很穷,但父亲教育我“做人得有骨气”,所以,就本人而言从来不接受任何无偿的施舍更何况是被人曾经穿过的旧衣服。四、我觉得做慈善得拥有掘自社会的大量财富,凭着一颗社会责任心,然后回馈给社会,得发自内心,是赠予、反馈,而不是施舍,更不是作秀。我等升斗小民,挣的是血汗钱有点夸张,但说劳动报酬还是比较真实的。既未占天之便宜,也就无替天行道的义务——我坚持认为,凡是打着替天行道口号的行为,要么就占尽天的恩惠从而得到天大的权利,要么就是一张幌子而已。五、此事不是仅仅我不理解,而且我们熟悉的朋友、同学、战友们也绝大多数不认可,尽管每年大家都在或多或少“献爱心”,但当你正儿八经把它当个事在做的时候,大家就觉得异类了。如同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节约,不要浪费,家里有点什么东西都要珍惜着用,即便是没用的垃圾也要收好,说不定哪天就有用了。这一点大家都理解,也都做了,但是,你去把大家扔了的垃圾都收集起来,原因同样是要节约,不要浪费,“说不定哪天就有用了”,大家依然是不约而同的不理解,而与你关系亲近的人则义无反顾地反对。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

    无论多么不理解甚至是反对,当兄弟在做这件事没有人帮忙而我又恰逢其会的时候,作为支持兄弟他,我选择了去做半天义工。

    车到村里,村里组织了一个十分简单的发放仪式——据兄弟讲,这个仪式是为了给捐献方一个交代,也是对衣物下落的一个证明。

    村里的温度很低,兄弟一件一件将冬衣发给老乡,看到有些老人受冻,他竟直接帮他们穿上。发放现场的秩序有点乱,但在农村,却比较融洽。

    老乡们有些在真心微笑,有些却不以为然,有些少数则冷眼旁观。一个空暇的时候,我对兄弟说:“你觉得这么多老乡有多少是真的喜欢我们送出的旧衣服?”

    “不是很多”兄弟说:“其实在我送出这些虽然洗干净了的旧衣服的时候,我的心里也不好意思,毕竟送人最好是送新的,但我的力量就这么大,只能做到这样。我也知道,这一千件衣服送出去,并不是人人都绝对需要,也不是人人都乐意接受,但是我相信这里面是有人需要,也有人乐意接受我的善意的,只要有就行,哪怕一千个人中只有一个,我都觉得值了。”

    “一千块钱的赠送,只产生了一块钱的作用,你也觉得值?”我颇感好笑地问他。

    “对!我认为这才是慈善的根本精神,不能强求汗水与结果成正比。这种精神还有一种延伸。”

    “什么延伸?”

    “拯救大兵瑞恩”兄弟笑着对我说完就去将被子、衣物往村里的双语幼儿园搬。

    我却愣住了——不计成本、不惜代价、不理冷眼、不顾嘲笑、不图回报、不求功利?这是怎么样的一种价值观?

    兄弟姓许,看着他忙得不亦乐乎的身影,我突然就想起了他的“本家兄弟”许三多的名言:“好好活就是要做有意义的事,做有意义的事就是要好好活”。

    幼儿园里大约有三四十个孩子,偌大的教室里只有一个炉子,所以房间里的温度并不高。兄弟抱进来一叠被褥后,又将一麻袋衣服倒在地毯上。因为这次募捐的童装相对这些几乎都是小班的孩子们来说普遍有点大,兄弟就在衣服堆里挑拣小的出来,给孩子们一个一个穿上。

    我看到仅仅穿着一件脏旧单衣的小女孩,年纪、身高都和我的小女儿差不多,终于忍不住上前挑了件棉衣帮她穿上。穿的时候我才发现,小女孩的双手很是冰冷,在我帮她穿衣服的时候十分懵懂,不像给我女儿穿衣服时她那般调皮。我于是无法遏制地想到,这要是我的小女儿,为了不让她受冻,要花多少钱的代价才是值得的?扪心自问,恐怕无论多大的代价,我都觉得是值得的。毫无疑问,对我自己的女儿,我也是不计成本、不惜代价、不求任何回报的。

    我也就在这突然之间明悟:不计成本、不惜代价、不理冷眼、不顾嘲笑、不图回报、不求功利的心、恐怕才是那颗不应忘却的初心。这颗初心恐怕不仅仅是在此忙碌的几个人应该拥有,也是组成这个社会的每一个人,这个社会和国家应该拥有的善良的——初心。

责任编辑:张宏倩    

分享到:
关闭窗口
您是第 39391204 位访客
传真:0991-7679090   电子信箱:xjfywtgxx@163.com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昆仑路19号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 reserved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新ICP备16001863号-2